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明兴 > 早上学可以赢在起跑线上么?

早上学可以赢在起跑线上么?


小学入学制度对出生截止日期的规定一直以来便是学生家长关注的重要问题,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这一问题之所以会引起家长的关注,是因为在家长看来,让孩子尽早上学可以为孩子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以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但事实上,早上学也会带来一定的风险,而这种风险往往会被家长和政策制定者所忽略。在本文中,北京大学的刘德寰和李雪莲两位学者即对这种风险进行了分析。具体而言,他们对现行的小学入学年龄限制所导致的不同月份出生的青少年在教育获得和发展方面的差异进行了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调整小学入学年龄限制的政策建议。

相对年龄效应

 两位作者之所以关注小学入学年龄限制,是因为它可能会造成“相对年龄效应”。“相对年龄效应”原指在运动员中,优秀运动员的出生日期往往距离参赛年龄划分点较近(即相对年龄较大)的现象。在教育领域中,学生的学业成绩也存在着这种相对年龄效应。国际研究表面,距离入学截止日期较远(相对年龄较大)的学生与那些距离截止日期较近(相对年龄较小)的学生相比在学习成绩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并且推迟一年入学能够显著提升学生的成绩。

“七八月陷阱”

 在我国,当前实行的小学入学制度将出生截止日期定于8月31日。也就是说,在8月31日年满6周岁的儿童可于当年报名就读小学,而9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孩子须等到次年入学。在这一背景下,两位作者认为,如按照小学入学规定正常入学,7-8月出生的学生因入学时年龄较小,因而在日常生活、学业表现乃至教育获得和发展方面均可能表现出相对年龄劣势。

通过综合运用问卷调查、焦点小组座谈会和深度访谈三种研究方法,两位作者对于不同月份出生的学生在自我建构、学业适应和发展机会方面的差异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表明,7-8月出生的学生的确具有一定的相对年龄劣势:

在自我建构方面,7-8月出生的孩子因为在生理发展方面的相对年龄劣势,在日常生活中积累自信的途径与9-10月出生的孩子相比相对较少,对于自己所处环境的适应能力也较弱,因而他们更倾向于通过网络游戏或对于未来的幻想来积累自信,并补偿现实情境中的适应危机;

在学业表现方面,7-8月出生的青少年在日常学习生活中明显存在着较多的精力不足、课堂利用效率低等方面的问题,并因此需要付出更多额外的学习时间(例如假期参加辅导班)来进行弥补;

在发展机会方面,7-8月出生的青少年因”相对年龄效应“而产生的劣势并不会随着年级的升高而消失或减弱,而是存在着非常强的累积效应。与其他月份出生的孩子相比,他们获得优质教育资源(例如升入重点中学)的可能性较低,而升入职业学校的可能性较高。

此外,作者还对“相对年龄效应”的性别差异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由于男女生在成长期发育方面的差异,“七八月陷阱”对于男性青少年的影响更为显著,且影响也更为深远。

“七八月陷阱”的制度性根源

在论文中,两位作者不仅仅对“七八月陷阱”这一现象进行了描述,还对其出现的制度性原因进行了分析。两位作者认为,“七八月陷阱”的出现是由三方面原因所造成的:第一,现行的小学入学制度关于年龄限制的规定导致了7-8月出生的孩子入学时在学习精力和适应能力方面具有一定的劣势;第二,在学校环境方面,7-8月出生的孩子也更容易受到忽略(例如受到老师的关注较少、担任班干部的可能性较低);第三,在制度性的选拔机制方面,7-8月出生的孩子因为对于学习生活的适应能力较差,因而也更容易在考试中被淘汰,因此,这种“相对年龄劣势”也就不断累积与发展。

根据上述分析,两位作者对小学入学年龄限制及日常的教学与管理提出了相应的建议,包括建立多批次入学制度、允许自主选择入学时间、按照出生日期组成班级、推迟男生入学时间、在教学中重点关注相对年龄较小的学生以及在家长中加强宣传与建议等。

本文从“相对年龄效应“的角度出发,对现行入学年龄规定下7-8月出生的孩子在日常生活、学业成绩和发展机会获得方面的劣势进行了探讨,弥补了现有教育公平研究在微观政策分析方面的空缺。其研究结果不仅对于后续研究有着一定的启发价值,对于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乃至个体家庭的决策也有着很强的借鉴意义。

参考文献

刘德寰、李雪莲 (2015). "“七八月” 的孩子们——小学入学年龄限制与青少年教育获得及发展." 社会学研究(6): 169-192.


欢迎关注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CIEFR)官方微信号“中国教育财政”(账号:CIEFR-PKU),也欢迎将我们的文章发送到朋友圈或转给好友。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并保持文章完整性,不得删除“中国教育财政”及微信号,违者必究。



推荐 9